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会笑的蜻蜓

蜻蜓看花是非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闺蜜演绎  

2007-04-22 14:18:35|  分类: 猪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闺蜜演绎

笑蜻蜓

2007/4

 

      蜻蜓在十八楼探头张望了一下,完了,这下子又一大堆脑筋要动!蜻蜓是一个上班的虫,老板还是比较来晒滴,只要交待事情,一点儿废话也不会讲,蜻蜓十分喜欢这样的感觉,至少不必费力去揣摩,直接可以动自己喜欢动的脑筋。

      msn打开来,一大堆的虫闪动,这里聚集了这样的几个山头:正经人、闺蜜大队、家里略、艺术痞子。

   有一个山头要武林大会了,蜻蜓这里已经预感到自己处境的不佳,忽闪了一下翅膀,想闪!却发现门也没有!

  “你这臭小子下班了还磨叽什么!”

  “哦,我我还需要加一下班”

  “越来越烦你了!”

  “讲吧,俺听着”

   蜻蜓边动脑筋工作,边挨批。看来不老老实实上山开会是要被杖毙的。

……

   山上好风光啊!粉色的春桃,蓝色的海;缓软的情怀,急速的宽带!

蜻蜓令狐虫,形容委琐,乱哄哄的长发纠集在脑门,不停的用手去撩发撩发,心怀鬼胎地还在想自己没搞完的设计企划案,也没办法,上山!爬山!月影一直在令狐虫这边,令狐虫知道自己没走错方向,这样一个时辰便会见到大家。

   山,萦绕着云彩,风光迤逦,如轻纱似的水倾泻而下,风却托着一位丽人,档在瀑布前方,你当她是何人?竟是花城堡主,花城堡主原来早就已经上山观望风景,令狐虫还未定睛,却被一记冷光轻刺了一下,令狐虫倒吸一口冷气,暗自叫苦:难不成桃花电眼妹也在?!

   还不容令狐虫多想,电眼妹已摇身面前。

    “兄台,近来安好?”

   “莫言客气!连日来竟没有你只言片语,看来是得陇忘蜀之徒!”   

   “兄台虽有颇言,弟知汝已宽慰于我,不然怎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桃花电眼妹的确是手下留了情面,刚刚一记眼光剑乃是她独门绝技,刚才她只不过眼睫毛忽闪了一下打个招呼。这时,花城堡主飘来,笑道:“各位来了就好,我们还是去请另外两位大侠,令狐虫也不必多虑。”

     三人携手腾空而去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此时聚首的还有徐家惠娘和站前浴神。令狐虫本想借着天还未亮,彼此还看不真切多絮叨几句旧情便被徐家惠娘几句话打住,看来交手就是眼前的事了!

 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也别多废话,主要的是教训一下蜻蜓这个重色轻友的狂徒,大家也别太使气力,留她一条性命也好日后再辨明白。”花城堡主言道,顺手扔给令狐虫一串鸭胗肝,

    “这黑不溜秋的啥玩意?鸭胗肝!?为何是这般鸟蛋大小?还硬梆梆的,何用????”令狐虫差点把手里的黑不啦叽的东西摔掉。

    花城堡主悄悄说道:“这是我刚练就的绝密暗器,很好用,杀人于无影之间。”。

     堡主到底念旧,早先便和令狐虫有同桌卧底的情份,此时也是抱着只做江姐不做浦志高的心意,令狐虫和花城堡主目光此时交汇一处,天边飘来乐音:含着眼泪绣红旗,绣呀么绣红旗……堡主将令狐虫拉到一边低言:“此肝,我已晾晒半年有余,我晾这个东西本来是要吃的,不过现在已经是扔得死人的暗器了,留给你用吧,保重!”

   正当令狐虫揖一下的当口,那边电眼妹早已冷笑几声,将杏目稍眨了一下:“由不得你们互叙情谊,看招,仔细伤了小命!”才刚话音落下,令狐虫左腰裙边已刺啦一个口子,中了一招,这还了得,令狐虫哪敢怠慢,左脚踮地,抬手空中一扬,也不知道是哪里藏着的水袖“噗”的一声摔了出来,电眼妹这才反身正眼看了一下,叫道:“你这样才对了!”只见这次的眼光非比寻常,速度之快听得到风声,正打中令狐虫的袖尖,只见那袖子哪里还留得形状,瞬时间变成粉末,吹散于空气间……几十招过去,他俩圈地的地方已经凹陷下去,空中飞扬着布片粉末、眼光利剑还有扔的死人的鸭胗肝。徐家惠娘和站前浴神两人在树林里一边观阵一边对栾:“她们好像都差不多了,我们该上场了。”

    电眼妹最后一招令人匪夷所思,令狐虫莫名其妙被击倒在地,正跌倒在湖里,溅了些红艳血滴。“好了,好了,虫兄见谅,留得下次再拼吧!”电眼妹笑道,收了手。令狐虫爬出水面,脸上滴滴答答汗水、湖水、泪水、及血水还没来得及擦,就看见惠娘和浴神提溜着小竹篮跑过来:“虫兄,武的已过了招,该来文的了吧!”“对联吧”“拼赋!”……嗯???

 

      “举手独揽天上月”慧娘出题

      “投石冲开水底天”令狐虫顺口接上,心想这哪难得倒我?!对联,我强项哦!

 

      “徐徐唱南曲”慧娘第二题

      “幽幽送西风”令狐虫又顺口接上

 

      “风姿绰约电眼妹”

      “死皮赖脸令狐虫”

 

      “一对新人欢颜对欢颜”

      “两张旧脸嘀咕费嘀咕”

 

      “你死了她不来偿命”

      “我活着你得需给钱”

  

  嗯???

 

 

   这对子越说越不像话了,令狐虫暗暗叫苦:这不是逼着我胡言乱语么!江湖凶险啊!!

   “你们把我踢了吧!!!!”令狐虫惨叫一声。

   还是花城堡主飞出手里的暗器,令狐虫才连滚带爬从电脑里滚出来,回头一看:

 

   电脑一片雪花,中毒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